您的位置:首页 >贫富分化教育研究十年

贫富分化教育研究十年

2020-06-30 11:01:03来源:

美国人喜欢相信教育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即使是最努力学习的最贫穷的孩子也可以进入中产阶级。但是,当我看一下学术研究人员和联邦数据报告对我国贫富之间巨大的教育鸿沟的看法时,这种信念原来是一个神话。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基础教育只会扩大这种差距。

2015年,在奥巴马政府任职期间,联邦教育部门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了2001-2年至2011-12年之间的十年间,贫富学校之间的资金缺口如何增长44%。这意味着,最富有的25%的学区比每个最贫穷的25%的学区平均多花费1,500美元。

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在贫富学校之间追踪此数据,以查看学校支出是否变得更加公平。但是特朗普政府对数字的处理方式有所不同。当它在2018年发布一份涵盖2014-15学年的报告时,发现最富裕的25%的地区每名学生的支出比最贫穷的25%的多了450美元。

这并不意味着从1,500美元起可大幅提高70%。特朗普政府将所有资金来源加在一起,包括联邦资金,占学校总支出的8%,而奥巴马政府排除了联邦资金,仅计算州和地方美元,占教育资金的90%以上。奥巴马政府当时辩称,联邦政府为贫困学生提供的资金旨在补充当地的资金,因为它需要更多的资源来克服儿童期的贫困,而不是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特朗普政府的数据没有显示出改善,反而没有迹象表明,如果您将苹果与苹果(包括或不包括联邦基金)之间的数字进行了比较,则大萧条期间贫富之间的资金缺口已经加剧。在2019年发布的后续报告中,特朗普政府记录说,在2014-15学年至2015-16学年之间,贫富学校之间的资金缺口略有增加,达到每名学生473美元。

这不仅是富人与穷人之间的鸿沟,而且还是超富人与其他所有人之间的鸿沟。2020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位研究人员记录了美国最富裕的学区(排名前1%)如何以比其他所有人更高的水平为他们的学校提供​​资金,并以更快的速度增加他们的学校支出。收入最高的1%的地区(主要是白人郊区)与平均支出水平的学区在第50个百分点之间的学校资金缺口扩大了32%该研究计算了2000年至2015年之间的数据。位于长岛纽约市郊的拿骚县,是全国所有县中上学费最高的公立学校的学生集中度最高的地方。全国排名前1%的学生中,几乎有17%居住在这一县。

在我们学校的贫困日益加剧的背景下,资金不平等现象正在发生。2013年,我记录了高贫困学校的数量如何从2000年的八分之一的学校增加到2011年的五分之一的学校,增加了60%。要赢得这一不受欢迎的称号,小学的75%或更多,初中或高中的学生生活在贫困的家庭中,他们有资格获得免费或减价的午餐。从那以后变得更糟了。在涵盖2016-17学年的最新联邦报告中,美国四分之一的学校被列为高贫困。

不仅仅是贫困越来越集中在某些学校;学校系统中有更多学生贫困。2014年,我记录了2000年至2012年间生活在贫困中的学龄儿童数量从每7名儿童中的1名上升到每5名学生中的1名增加了40%。在最新的报告中,对于2016-17学年,贫困率从2010年的21%下降到2017年的18%。大约1300万18岁以下的儿童生活在贫困的家庭中。

当您按种族细分数据时,还有其他引人注目的模式。在2016-17年度,所有18岁以下的黑人儿童中有三分之一生活在贫困中,而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裔儿童则生活在贫困中。白人和亚裔儿童的贫困率分别为11%和10%。

像斯坦福大学的肖恩·雷登顿和南加州大学的安·欧文斯这样的社会学家已经建立了一个证据,表明按收入分类的学校在美国实际上正在恶化,而不是按种族分类的学校。但这是一个复杂的争论,因为黑人和拉丁裔学生更可能贫穷而又不富有。因此,种族和贫困这两个东西是交织在一起的。

在2019年,雷顿(Reardon)研究了美国每所学校的成就差距,发现以黑人为主的白人学校和以白人为主的学校之间的贫困率差异解释了我们看到的成就差距,以及为什么白人学校的考试成绩往往比黑人学校更高。当白人和黑人学校的贫困率相同时,雷顿在学业上没有发现差异。问题在于,黑人学生往往更贫穷,而上学的贫困学生更多。除了在几个城市中少数几个高性能的特许学校外,他在拥有高贫困学生群体的学校中找不到卓越的榜样。

Reardon说:“似乎我们对如何在贫困集中的条件下大规模创建高质量的学校一无所知。”“而且,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就必须对隔离做点事情。否则,我们会将黑人和西班牙裔及低收入学生分配到我们不知道如何使其表现比其他学校更好的学校。这意味着您必须解决隔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