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拜登请求增加教育经费的请求将如何将更多权力转移给联邦政府

2021-04-29 11:10:43来源:

总统呼吁国会在“头衔我”赠款计划中进行“历史性投资”。该计划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人数或比例很高的学区提供财政援助。拜登政府希望该计划获得365亿美元的资金,比2021年制定的水平增加200亿美元。

作为研究教育政策的政治科学家,我相信现金的大量流入将使总统有更大的能力来塑造美国的教育结构。

我还认为,在诸如标准化测试之类的问题上,这可能会使各州更难与联邦政府抗衡。

历史表明,更大的联邦角色是持续发展趋势的一部分。自1965年《初等和中等教育法》通过以来,联邦政府附加了州和地区必须满足的条件才能获得联邦教育资金。基于这些条件,如果拜登在2022财年成功实现将联邦支出增加41%的计划,那么联邦政府将对学校支出拥有更大的控制权。

从“摇篮到大学”

2009年,奥巴马政府启动了一项竞争性赠款计划,即“顶峰赛跑”,该计划从经济上奖励了投资于早期儿童教育的州,促进大学和职业准备的标准以及在整个公共教育期间收集学生测试数据的系统。拜登政府同样在寻求建立一种教育体系,使年轻人从“从摇篮到大学”。

约翰逊总统于1965年签署《初等和中等教育法》时,联邦对公共教育的投资从不到10亿美元增加了一倍多,达到近20亿美元。签署该法案后,约翰逊总统说:“从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最开始,我们就对所有人的理想教育抱有坚定的承诺。”然而,自那时以来的辩论之一是,联邦政府应指导多少以及为公共教育提供帮助。

在1994年版的小学和中学教育法案要求各州采用基于标准的教育改革所有学校,不仅仅是高贫穷的人,接受一号补助。

在有教无类的2001年法案的背后预期状态,以测试学生在阅读和数学上的一个固定的时间表,在2013-2014学年,并保持学校学生的结果负责把所有学生的熟练程度。

2015年,奥巴马总统签署了《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该法案使各州对其教育计划有了一些回旋余地。仍然,新法律要求各州对学术指标(例如考试成绩和毕业率)给予“更大的重视”,而不是更主观的衡量标准。

有条件供款

联邦政府负担了K-12学区预算的8.5%。但是,百分比因州而异。例如,在纽约州2017财年,联邦政府在该州用于基础和中等教育的支出超过700亿美元中,约占16亿美元。鉴于要满足获得I级头衔资金所需的条件会产生一定的成本,因此该州可能会放弃I级头衔的补助,而应增加对高需求学区的州级学校资助。

该国的小学和中学教育并不强制各州和学区做什么。取而代之的是,学区和州申请“一号”补助金,联邦政府提出了获得这笔款项的条件。

与拜登政府关系密切的人们都知道,《一号通》有权推动各州和学区做他们本来不想做的事情。例如,提倡低收入学生和有色人种的非营利组织The Education Trust的副总裁Ary Amerikaner,以及拜登的教育过渡团队的成员,都支持要求增加200亿美元的I头衔。她希望拜登政府“利用它来改变我们国家大部分的公共教育支出不平等现象。”

抵制联邦政府

或以在大流行期间进行测试为主题。2021年2月,代教育部长助理伊恩·罗森布拉姆(Ian Rosenblum)告诉州立学校的首席官员,拜登政府希望各州管理联邦考试。他说:“我们仍然致力于支持所有州评估所有学生的学习情况。”美国教育部已拒绝包括纽约,乔治亚州和南卡罗来纳州在内的一些州的考试豁免请求。

纽约州教育部大臣兼专员告诉拜登政府,他的部门对美国教育部否认其要求放弃考试的要求“深感失望”。他们补充说,对于生活在大流行中的学生来说,“取消国家评估将是最合适和公平的事情”。

纽约州官员在今年春季决定让学生“选择加入”如果他们想参加州考试,这一决定似乎阻止了拜登政府对各州评估所有学生学习情况的期望。

纽约教育领袖们冒着联邦政府可能在财政上进行报复的风险。2005年,美国教育部长威胁要从犹他州的联邦教育基金中扣留7600万美元,如果该州不使用“不让任何孩子落后”的方法来衡量学生的成绩。2019年,美国教育部告诉亚利桑那州,如果不遵守联邦考试要求,它可能会失去3.4亿美元的第一笔资金。

拜登(Biden)增加“头衔”(Title I)资金的计划不仅是在教育方面投入更多联邦资金。这也是关于赋予联邦政府更多的教育权。

郑重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