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情乱李雅》全本通读至大结局

2021-02-02 18:34:19来源: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2月2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情乱》 主角:李雅 张晨

*小说情乱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全章节

*【百度云+网盘+免费观看+无删+完整资源】

↓↓↓↓点击下方继续阅读按钮即可获得小说 【按提示回复小说书名‘’情乱‘’】
 

 


情乱

李雅 著
主角名:李雅张晨钟蕾
连载中
40660字点击 3097收藏 1更新时间:2020-03-16

主角:李雅张晨钟蕾。李雅手上拎着菜,一路小跑,赶向电梯,两团饱满的雪峰上下起伏,吸人眼球。今天女儿要带男朋友回来,第一次见面,她特地去买了好多菜。

冷清欢心里“咯噔”一声,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难道这男人,暗中调查她怀孕的真相?

未婚先孕,孤男寡女在尼庵私会,这是要浸猪笼的!尤其是麒王府这种皇家丑事。

冷清欢压抑住慌乱的心跳,抬头揶揄道:“怎么,王爷在查我的行踪?一个月前,我不正在家里欢欢喜喜备嫁吗?”

慕容麒听到“备嫁”两个字,厌恶的皱了皱眉,随即将怀里的女人推开。

果然,是他想多了。

这个心思阴险毒辣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她呢?

慕容麒只觉得内心憋闷,一肚子的火气没有个地方发。愤愤地一拂衣袖,扬长而去。

外面的冷清琅见他走了,自己留下来也讨不到丝毫便宜,凶狠地瞪了冷清欢一眼,一扭一扭地走了。

兜兜站在院子里,半晌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她知道,自家小姐从醒过来之后,就有点不一样了。可是如今日这般,将名震长安的战神王爷气得抓狂,未免有点太威武了吧?

慕容麒气冲冲地离开朝天阙,在王府里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撒气的地方。

正巧遇到府里的郎中,正蹲在他的药架子跟前,怀里抱着他那只老猴,手里把玩着三根亮闪闪的银针,循循善诱地跟老猴谈判。

“就再让我试一次,虽然有点疼,但是强身健体,壮阳补肾,对你有好处。”

老猴冲着他龇牙咧嘴表示抗议。

慕容麒走过去,一撩衣摆,气哼哼地往一旁椅子上一坐:“给本王请脉!”

老猴被他一身怒气吓得“吱溜”一声就跑了。郎中“嘿嘿”一笑:“王爷您哪里不适?”

“浑身!”

这症状一看就是肝疼啊,可郎中不敢说,上前一边仔细诊脉,一边小心翼翼地窥探他的脸色,沉吟半晌不敢下结论。

“到底怎么样?”

“王爷您再给点提示?”

盲猜太难了。

“今日肋下被一支银针刺了一下,瞬间身体发麻,没有气力。”

“中毒?”

“对。”慕容麒紧咬着牙根:“现在已经逐渐恢复知觉。可那女人说,要一连几天都不能正常!”

郎中眼睛里突然有那么一点兴奋:“好厉害的毒!看来,此人必然医术高超,请问,是何方高人?”

慕容麒一声冷哼:“本王觉得你关注点不是很对。”

“从脉象来看,并无什么不对。也丝毫没有中毒迹象,王爷所说的不正常具体是指什么?”

佛曰:不可说。

慕容麒“噌”地起身,一甩袖子,一粒药丸从袖子里蹦出来,落在地上,正是适才冷清欢要给他吃的断肠散。

郎中撅着屁股捡起来,慕容麒蹙眉提醒:“小心有毒!”

郎中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不怀好意地问:“王爷这药是从哪里来的?”

“用你多嘴!”

郎中“嘿嘿”一笑:“小的不敢,就是提醒王爷一声,尽量少吃,没啥好处。”

慕容麒瞅了他一眼:“这是什么药?”

“乌鸡白凤丸?”

“治什么的?”

“调经止带。”

慕容麒瞬间黑沉下脸来,乌云密布,暴雨将至:“该死!明日要你好看!”

新娘子三日回门,都很隆重,更何况是王妃归省。

当然,这些荣耀都是属于冷清琅的。

这个相府,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男人,一个狠毒阴险的金姨娘,还有一堆狐假虎威的小妾与庶妹。

唯一让冷清欢牵绊的,就是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

原本才情高绝,前途无量,如今却长年累月缠绵病榻,成日咳喘,成了废人一个。

一想到这里,冷清欢眸子一紧,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

哥哥的这场病不简单!

她要找个机会,亲自看看这病。

收拾齐整之后,冷清欢看时辰已经不早,就直接出了主院。

慕容麒已经在府外等候,他骑在马上,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看到冷清欢,眸底的嫌恶就掩藏不住。

冷清欢不屑的勾唇,记仇的男人!

门口停着三辆马车,一辆华盖云顶,华美奢侈,另一辆则是普通乌漆马车,最后面一辆,应当是婆子丫鬟乘坐,堆放着各色回门礼盒。

她直接朝着门口的华盖马车走过去,车夫为难地看了慕容麒一眼,有点不知所措。

兜兜上前撩开车帘,才发现里面竟然已经有了人。

冷清琅与她的随身丫鬟端坐在车里,傲慢地轻哼一声:“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冷清欢看了一眼马车,挑眉道:“妹妹说的极是,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这马车浮雕麒麟,黄金流苏,乃是王爷与正妃娘娘的车驾。你不过是个妾室,哪里来的脸面?”

冷清琅对于她的质问嗤之以鼻:“我坐在这里是王爷允许的,你想坐,也要王爷点头。”

慕容麒骑在马上,将二人对话听在耳里,一声讥讽冷笑:“本王宠自己的女人,别人管得着吗?”

冷清欢驴车都乐意坐,原本不计较这车轿。

但是她昨夜里翻来覆去想过了,有些原则上的问题她绝对不能退让。

自己若是任冷清琅骑在自己头上,相府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们,以后伺候哥哥将会更加怠慢。

在自己有能力保护哥哥周全之前,不能让他再多遭罪了。

冷清欢毫不退避地直视慕容麒:“王爷别忘了,我才是正经的王妃,有管理王爷后宅妾室的权利。而王爷你若是蔑视祖训,宠妾灭妻,我不介意进宫找太后。”

果然,慕容麒再次被气得再次火冒三丈,微微弯下腰,冲着冷清欢咬牙恨声道:“冷清欢,你那一剪刀为什么就不刺得深一点呢?”


郑重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自行使用本网资料发生偏差,本站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