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基金 >

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不能打着创新旗号干不正当不合规的事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19-11-05 13:01:28

随着对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相关工作的开展,监管和合规成了今年行业里的关键词。那么,热潮褪去之后,行业如何进一步实现健康发展?P2P“大撤退”背后,给行业留下了什么教训?

围绕上述问题,11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在第三届(2019)钱塘江论坛上接受了《每日经济新》记者采访。针对P2P退潮,杨凯生表示:所谓创新,首先要有良好的初衷;第二,所谓的创新应该要有必要的监管;第三,不能打着任何创新的旗号来从事不正当的、不合规的事情。

中国银保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潇尹 摄

此外,对于即将召开的进博会,杨凯生呼吁国内金融机构要为进口企业提供及时、充分的进口金融服务。

谈P2P:“搞金融还是要稳健一点”

NBD:科创板为科创企业提供了很好的融资通道,那么从银行层面来说,应该如何为科创企业及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问题?

杨凯生:大家都知道,一个企业的融资分为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两大类。直接融资,通常是指股本融资、股权融资,直接从市场上融得资金。显然科创板的推出给了一批科技创新企业上市,从市场筹得资金的机会。与此相对应的是间接融资,一般是指债务型的融资方式,比如企业向银行或其他市场主体借贷资金。

长期以来,我国(企业融资)一直以间接融资为主,直接融资的占比在整个市场中较低,这就造成了许多资本较少甚至起步时没有资本的企业,他们似乎只能把目光集中在银行。

银行如何为这些企业提供支持?一方面,银行当然需要改进自己的服务,提高信贷管理水平,学会用发展的眼光去更前瞻性地来判断企业的还本付息能力;另一方面,银行的信贷资金需要具备高流动性,发放出去之后必须能收回来,因为要保证存款人能随时提取存款,所以银行不能承受过高的风险压力,银行的资产和负债也必须要有合理的比例,这就决定了信贷资金和股本资金有本质的不同。

如果企业的资本不足,就会使其从银行借贷很困难。现在推出科创板,实际上就是要让这些企业在发展初期,能募集到资本,让它能够顺利地迈出自己的第一步。第二步,只要企业发展得好,再去间接融资的难度就会降低。所以科创板的推出对支持创新型企业的成长发展有重要意义,它抓住了长期以来科创型企业在发展初期融资方面的痛点。

NBD:目前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逐渐加强,行业发展渐趋理性、成熟,您认为这个行业应该如何实现健康发展?据您观察,P2P的热潮褪去之后,还会有其他热点出现吗?

杨凯生:现在人们所说的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大多数指的是互联网平台的借贷业务,也就是P2P,这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P2P理论上只应该是扮演信息中介的角色,有资金需求的人和有资金供给的能力的人,在这个平台上交易,平台可能在其中收取一定佣金,但借款人应该风险自担,债务人应自觉履行债务人义务。

但是前期大量的P2P平台,不是扮演的信息中介角色,而是直接充当了信用中介的角色,成了银行的角色,我们知道银行开展借贷业务,有自己的特许牌照,也有特殊的管理要求,比如要有足够的资本,要交法定准备金,要计提贷款损失准备等,但很多P2P平台在扮演信用中介的过程中,是缺乏这套规矩的。所以针对这些情况,监管部门加强了监管,进行了整顿。

这也给我们一个教训,就是所谓的创新,首先要有良好的初衷;第二,所谓的创新应该要有必要的监管;第三,不能打着任何创新的旗号来从事不正当的、不合规的事情。坦率地说,我不太喜欢讲所谓的热点和风口,我觉得搞金融还是要稳健一点,要讲究合规,不要一哄而起去追所谓的风口和热点。

谈进口金融服务:银行的资金提供应及时、充分

NBD: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您认为银行应该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

杨凯生:大家在谈及数字化的时候,通常首先想到是一些互联网机构,但对银行的数字化缺乏了解,相对陌生。但实际上,中国的银行业在数字化转型道路上,已经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我们从最初的电子化到后来的计算机化,到后来的信息化,再到如今的数字化,走过了一个漫长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是相当巨大的。以中国工商银行为例,在我担任行长期间,当时我们每年投入近100亿元用于信息系统软件和硬件的建设,此外专门从事信息科技的人员达到两万多人次。现在的投入就更大了。

这么大的投入,是因为我们看到了信息化、数字化是银行发展的必然趋势。实际上,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取得了很多的进展。例如我们的资金汇兑是实时完成的;我们建立了庞大的企业级数据仓库;我们对客户识别做到了统一视图,这对授信风险管控可以发挥很大作用;在内部风控方面,银行的后台现在也是依靠大数据的采集分析,来实现自己内部的银行内部的一种风险管控,减少操作风险等。现在银行的不少业务已经渗入和融合到许多场景之中。银行过去对结构性数据比较重视,应用比较多,现在对非结构性数据也越来越关注了,应用水平也越来越高了。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在银行系统的使用也已经越来越广泛。

NBD:第二届进博会召开在即,进博会是中国主动扩大进口和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从银行的层面来看,应该如何更好地提供进口金融服务?

杨凯生:进口金融服务是我们整体金融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口业务,需要支付外汇,在这方面银行有自己的售汇业务,银行应该严格根据外管局的有关规定,来开展结汇、售汇的服务。

进博会的举办,吸引了更多外国企业来华拓展市场,这是我们整体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中国一直主张全球经济一体化,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进一步打开了国门,欢迎外国企业来华投资、欢迎外国企业把产品和服务出口到中国。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如果要进口外国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可能需要资金,那么中国的金融机构要通过各种方式提供必要的外汇资金供给,为企业的进出口提供资金使用的方便,对企业进口的需求,银行的资金提供是及时、充分的。

猜你喜欢
相关阅读